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知识

一夕缠绵(老公太凶猛免费)

一夕缠绵(老公太凶猛免费)

婠婠,黄易小说《大唐双龙传》中魔门邪派阴癸派的继承人,为武功超强的盖代魔女,虽年纪轻轻,有着美丽的容颜,却是阴癸派有史以来最强传人,与慈航静斋传人师妃暄展开激烈竞争。

两人功力相若,心智武功均冠绝当代,又同为绝世美女,而且背负正邪两道最大门派历史使命,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。

屡屡威胁主角寇仲、徐子陵生命,虽无法杀死李世民颠覆大唐,但最后书中暗表其女弟子明空,正是一代女皇武则天,终于得偿权倾天下夙愿。

培养了「女帝」武曌和「僧王」法明两个徒弟,分别掌控着朝廷和江湖的势力。

在一次对黄易的专访当中,记者问到最喜欢作品中的哪位女主人公?

黄易这样回答:这是个很难有肯定答案的问题,或许是《大唐双龙传》中的婠婠。

黄易表示:《大唐》是我所有小说中比较成熟的一个,有玄幻、有历史、有感情,内容丰富,里面的人物也都各有特色。除了双龙外,婠婠算是我所有作品中最喜欢的女性角色。有寇仲和徐子陵这两个难得的对手,又是爱恨难分,尽够婠婠的生命发光发热。

十年之后的长安街头,街角惊鸿一瞥的白衣赤足,可谓是神来之笔。婠婠依然白衣如雪,牵着叫明空的小女孩,逐渐没入雪花迷蒙的深处,这个画面作为《大唐双龙传》全书的终结,绝非偶然。

爱你恨你,一生一世——“妖女”婠婠

婠婠,是一个异常美丽、异常真实、异常深情的美女。

先说说美丽。

对比一下书中的其他几位绝世美女。如果所师非暄是出尘入世的飞天仙子,如果说石清璇是造物垂爱的清水丽人,尚秀芳是色艺双全的深闺佳人,那婠婠就是淡妆素抹的尘世精灵!

当她白衣随风、赤呈玉足、闪着黑瞳披着长发出现的时候,让人害怕又忍不住去心疼,让人想轻轻的拥在怀里,却发现拥在怀里的只是悦耳的娇笑和鼻息间的淡香。

让我们随意看看原文中的片段,第十六卷 第一章 天津桥上

“ 两人同时看到在天津桥上,幽灵般俏立着具上绝世姿容的美女婠婠。在人潮中她是如此与世格格不入,虽站在那里,却似来自另一个空间。

行人被她奇异的闲定和倾国的艳色所慑,都在偷偷看个不停。她不染一尘的赤足,更令人惊疑不已。深幽的目光,紧锁不断接近的两人。

婠婠如梦似幻,像荡漾着最香最醇的美酒般的一双美眸,完全漠视四周因懔于气氛骇人而争相走逐避难的男女老少,只凝注着刚步上天津桥头离她至少尚有百多步的跋锋寒身上,玉容静若止水。“

她的美是一种登峰造极的神秘与可爱!丝毫也不带轻浮,反而是一种让人不敢亵渎的美,白衣赤足、长发如丝,连满口脏话的土匪头子窟哥见了她都不免吐出一句文绉绉的话:“小娘子意欲何往?”生怕粗言唐突了她,更不要提初次登场时,竟陵的一大帮守将对她的神魂颠倒。大家可以想见这种美丽绝非传统小说里关于妖女的脸谱化美丽——性感、妖娆、烟视媚行等等……反而是一种神秘、朦胧的美,就如你夜半无眠时,窗台上突然出现的一抹优雅神秘的月光。

爱你恨你,一生一世——“妖女”婠婠

再说说真实。

作为一个肩负魔门太多重责的女孩子,她在信仰上比师妃暄更坚定;作为一个从小在弱肉强食的魔门环境里成长的女孩子,她比石青璇那种隐居生活经历了更多的磨难。

作为一个注定要把自己交给最恨男人苟合并生下孩子的女孩子,她的悲剧命运从一开始被阴后祝玉妍选中,就注定让人扼腕长叹:她比不上生在帝王家的李秀宁,柴绍也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,不然也不会成为李渊中意的驸马;也比不上高门大阀的宋家千金宋玉致,从小锦衣玉食,有父亲叔叔哥哥的百般宠爱,有寇少帅的嘻嘻哈哈。

她甚至比不上最后用天魔大法-玉石俱焚自尽的恩师祝玉妍,因为起码祝玉妍还和最爱的石之轩有过一夕缠绵、将处子之身献给最爱的男人,可是绾绾她却注定要与最爱的男人成为死敌……

正是由于婠婠身上有如此之多的不幸,所以从第一次读这本小说起,我就觉得她实在是真实又惹人怜爱,她已经脱离了传统小说对女反派脸谱化刻画的范畴,成为一个有血有肉、亦正亦邪的有追求和信仰“人”(姑且不论她的信仰是否正确),而绝不是“妖”或者是“魔”。

这也是黄易先生能继金庸、古龙之后成为武侠一代宗匠的难能可贵之处,人性的真实,远比依托一段读者耳熟能详的真实历史更加引人入胜,所以与其说黄易对武侠小说的贡献是将武侠主题宏大为“家国”型武侠,不如说是将人性与历史、宗教、政治、军事等等有机的结合并真实化了!

读黄易的武侠,波澜壮阔的时代洪流、起起落落的家国兴衰、残酷无情的战场争雄,固然令每一个读者心潮澎湃,但他刻画的真实的人性、鲜明的角色、造化的弄人,更是令人爱恨交织、扼腕叹息!

因为婠婠美丽,却总是媚惑别人;她聪明,却总是算计别人;她不择手段,冰冷至乎无情;她口口声声地说,子陵是世上唯一能令她心动的男儿,却一再地利用子陵的善良和信任,直欲置之于死地;她口口声声地说,放弃统一圣门的希望,断绝与圣门诸人的来往,却在最后布下一个弥天大网,几近于成功。

婠婠就是一个女儿身版本的石之轩,石之轩尚有一个致命的破绽 ,婠婠的破绽却微乎其微。

爱你恨你,一生一世——“妖女”婠婠

再说说深情。

有时候也在猜测,当婠婠一次又一次流露出依恋的时候,子陵有否动过真心,也很想知道,倘若没有石清璇,子陵会否接受婠婠,只可惜这世界没有假设和倘若,也就注定了没有可变的结局,几分的幽怨,几点的无奈,当婠婠一次又一次的企图完成她的使命的时候,我们能看到的是她的狠辣,她的高明,却有几个人能看到这表面所掩盖的孤独无力和坚强。

一直喜欢把婠婠当做一个爱闹的女孩来看待,无论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,始终动不出半点的恨意,也就一直希望女孩永远是女孩而不要是女人。只可惜,纵然刻意的不去面对,最后却依旧要选择,疼爱他的师傅的死让她不得不去想,不得不去做,再没有纯纯的浅笑,所做的一切都会为了目的而变成尔虞我诈、勾心斗角。

后来的婠婠,变的让人难以琢磨,变的深沉如水,只在那片刻之间,才露出自己的真情,而这真情,完全留给了子陵。

没有人会知道婠婠以后的岁月是怎么过的,或许终成使命,或许流连岁月,或许小轩明镜,也或许这本就不重要,而除了感叹唏嘘,除了悲悯天命,我们还可以有什么?毕竟,她坚强而勇敢过。

全书的结尾,看起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。子陵与青璇的神仙眷侣;少帅与秀芳的再续前缘;跋峰寒与芭黛儿的嫌隙尽去;宋师道与商秀珣的天造之合;即便宋阀主与梵斋主,四十年后也得以 相见;甚至雷九指与青青、阴显鹤与纪倩、王玄恕与阴小纪、查杰与喜儿、任俊与彤彤— —每一个人的生命都不再有遗憾。

可是婠婠呢?这个早早现身、贯穿全书的美丽的女主角,她得到了什么?和她的恩师很类似,她的希望尽毁于自己最心爱的男儿,她的生命只能寄托给一个浑不懂事的小女孩儿,她苦守了十年的期待只为了一篮新鲜的果子,她忍受了十年的相思只是雨雪中那远远的一瞥。她是“砰砰嘭嘭”的爆竹欢庆中唯一的悲凉,所有人的欢喜只是更加地见证了她的孤独与凄冷。渐渐的,所有的不喜欢都化作一种遗憾,溶入心里,便是一种心酸的感觉。

“此地一别,我们恐怕再无相见之期。”

“爱你恨你,一生一世。”

爱你恨你,一生一世——“妖女”婠婠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为您推荐

随礼写名字写在红包后面吗,随礼写名字有什么讲究

随礼写名字写在红包后面吗是很多人都有的疑问,毕竟结婚作为人生中比较重要的事情很多人都会宴请好友,但是对于参与的好友来讲随...

上海地铁可以吃东西吗上海地铁可不可以吃东西

1、上海地铁是不允许吃东西的,根据《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》第十一条,乘客应当自觉保持车站、车厢的文明卫生,不得在列车车...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