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知识

闵锡(不可抗力闵锡)

闵锡(不可抗力闵锡)

红色大巴车朝着前方驶去,车内一群囚犯正在换服装,一个眼镜男对他们说着此行的目的,为了这次奥运会能让外宾们看到美丽的首尔,他们被政府委派去强拆机场沿路的贫民区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池江赫和弟弟住在这片贫民区很久了,弟弟的右脚有些跛,为了给弟弟买一个新的脚支架,池江赫又一次去偷窃别人车里的钱包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然而他不知道,大雨将至,他一生的噩梦也将要到来。

雷声震耳,贫民区的所有人淋着雨站在村口,与想要进村的强拆人员对峙着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眼镜男打着伞不耐烦地劝说着众人离开,这一片是非法建筑。

池江赫的弟弟站了出来,他质问眼镜男,马上就是冬天了,没有了住所,孩子们将怎样熬过冬天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眼镜男没有回答他的话,一个小混混此时趁机混进了贫民区的人群中,他大声怂恿着贫民区的人,打死这些该死的流氓,并往对方人群里丢了一个燃烧瓶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动手的理由有了,强拆方的人员不再忍耐,他们拿着早已准备好的棒球棍和铁棒冲进了人群中,不分男女老少一律挥棍而下。

这不是一场械斗,而是一场单方面碾压的殴打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姗姗来迟的池江赫终于赶到,他看到村民们被强拆人员按在泥地里殴打,甚至连女人和小孩都没有放过。

他救下女人和小孩,慌忙地找寻着自己的弟弟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而他的弟弟此时正满头鲜血地趴坐在地上,雨水混着血液从弟弟的头上滴落。

弟弟迷茫地四处张望着,他看见一位老人被推倒的房屋砸中,邻居被强拆人员按住头一下下砸在泥水里,赶来救他的哥哥被几个人抓住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愤怒的弟弟抓住了眼镜男,用刀抵着眼镜男的脖子威胁强拆人员住手。

这时,打着一把破伞、西装革履的大金牙缓缓地走了过来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他冷酷地笑着,掏出了手枪,他就是这场强拆的领导者。区区一条人命他并不在乎,他举起枪指向弟弟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池江赫看出了大金牙的杀意,他冲过去大骂自己的弟弟,并哀求大金牙给自己一点时间,他的弟弟只是太冲动。

弟弟开始犹豫,手上的刀也慢慢地放下,然而枪声响起,一颗子弹擦过他敬爱的哥哥,打中了他的脑袋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大金牙转身离开,池江赫感觉到有些耳鸣,他空洞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这一切是幻觉吗?他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弟弟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转头又看向背对着众人打电话的大金牙,这个男人就是杀害了我弟弟的人,巨大的悲痛与愤怒席卷而来,他怒吼着扑向了大金牙,然而强拆人员一拥而上将他制服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贫民区一点点地被推倒,为了建立一个美丽首尔的假象,多少人将要流离失所,多少家庭支离破碎。

葬歌犹在耳边,奥运会却如期举行,观众为奥运健儿们欢呼着,却无人知这一场奥运会背后有着多少贫民区人民的血与泪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最终池江赫被判了有期徒刑7年,加上10年的保护监护共17年。

“保护监护”是指类似罪刑被判两次以上且合计刑期三年以上者,再犯类似罪刑时,案犯将被移至保护监护牢房接受劳动改造和技能培训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大哲是这所监狱的狱霸,他为了逃100亿的税故意到监狱服刑,他甚至可以在监狱吃炸鸡,对于不服从他管教的囚犯也是随意打骂,狱警们都对他的做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今天他的心情非常不好,因为他花费了两年的心血刚刚打点好的副狱长,没想到副狱长居然换人了。

他让所有犯人头顶地,拿着棒子挨个揍犯人的屁股发泄心中的怨气,还恶狠狠地告诉众人,如果这次他不能得到特赦,将杀掉所有的人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狱警吹响了犯人们集合的口哨声,囚犯们站成一排夹道欢迎新来的副狱长,心不在焉的池江赫此时赫然发现,那新来的副狱长就是杀了弟弟的大金牙。

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,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,他想起弟弟倒在血泊中的样子,他下定了决心,杀了这个男人为弟弟报仇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犯人们正在制作玻璃器皿,大金牙进来视察工作,池江赫不动声色地等着大金牙走过自己的身边,他用手捏碎了一个刚烧制好的玻璃杯,拿着一片碎片向大金牙扑了过去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很快,池江赫被狱警们制服打倒在地,他仇恨地看着大金牙的背影,咬牙切齿地说着,我一定会杀了你。

大金牙笑了起来,在绝对的权力面前,他的做法就犹如蚍蜉撼树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大金牙转头轻蔑地看着池江赫,他甚至没有亲自动手,只对着自己的手下说了三个字,关禁闭。

池江赫伤痕累累地躺在禁闭室,在黑暗中想起了自己的弟弟,他那善良贴心的弟弟,弟弟向他抱怨着怎么能为了给外国人留好印象,损害自己的国民呢?他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这时大金牙拿着手电来到禁闭室警告池江赫,因为江赫弟弟的事大金牙受到了上级的处分,他要池江赫小心一点,不然就像他的弟弟一样。

在池江赫的悲鸣中,大金牙得意洋洋地哼着口哨走了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因为池江赫的勇气,很多犯人开始对池江赫刮目相看,这让大哲很不爽。

在池江赫出禁闭室的那天,饿了许久的池江赫抢过狱友的饭狼吞虎咽,大哲则上前将饭盆一脚踢翻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他警告池江赫老实一点,如果得罪了副狱长就要他好看,池江赫没有理会他。

没过多久,在大金牙的早有准备下,池江赫又开始了第二次的刺杀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他将小刀藏进了自己的袖子里,在大金牙查看他故意攥紧的手心时,一把掐住了大金牙的脖子,但刺下的一刀却被大金牙挡住了,随后很快被狱警们阻止,又失败了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这一次池江赫被倒吊起来殴打,大金牙对这个硬骨头的池江赫也开始忌惮。

再一次禁闭结束后回到多人牢房的池江赫,受到了狱友们的尊重,毕竟不是谁都能屡败屡战的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随后在大哲再次想要欺负池江赫时,所有人都站出来挡在了他面前。

池江赫康复后,囚犯们在工作时谈起了这几天老死在监狱的老人,只是偷了一些食品,加起来不过20万韩元,就被判了20年,而前总统的弟弟因为侵吞受贿几十亿,却只被判了7年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如此对比,令人心寒。

而大哲这个时候被叫进了办公室,大金牙用大哲的所作所为威胁他,让他帮助自己除掉池江赫,大哲为了得到特赦答应了大金牙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在篮球场上运动时,大哲趁机掏出了刀子向池江赫捅去,可惜他不是池江赫的对手,搏斗中被池江赫制服。

大金牙赶来看到这一幕,非常的失望,他将打架的几个人都抓了起来,狠狠地收拾了一通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等大金牙走了,几个人一身狼狈地坐在地上说着这个世道,小偷小摸被判十几年,有些人吞了几十亿却才被判几年,法律根本不是站在他们这边的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大哲也第一次向着众人道歉,他在和众人一起挨了打之后,才明白了自己是有多愚蠢才会去相信大金牙,他决定要越狱。

池江赫听了大哲的想法,决定加入他,剩下的几人也纷纷附和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很快,他们的机会来了,他们将要被移监。囚车在公路上疾驰着,有人掏出回形针,有人将藏在眼镜架中的刀片拿出来,众人的手铐悄悄地被一一打开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更有人从嘴里扯着一根线将藏在胃里的一个小玻璃瓶拽出来,那是一个自制的小型炸弹。

大金牙听到动静拿出枪指着身后囚笼里的犯人们,池江赫笑着让他看看脚下,小型炸弹被丢过来瞬间爆炸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囚车很快失控撞向了路边的防护栏,趁乱之际,犯人们占领了囚车。

他们把囚车开到了海边,将平时虐待他们的狱警收拾了一番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大金牙则被捆着站在了那里,他已不复之前的文雅,头发乱糟糟得像个乞丐。

池江赫用枪指着他,他被吓得瑟瑟发抖,连说话都结巴了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他恳求着池江赫放过他,池江赫一枪打中了他的右肩,看着大金牙倒地,众人欢呼着离开了。

他们开着偷来的汽车,喝着啤酒,每个人都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,他们意气风发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夜晚到来,他们闯进了一对夫妇的家,几人看着电视里有关他们越狱的新闻播报津津有味,他们开始在夫妇家大肆喝酒庆祝,还邀请了那个丈夫一起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当喝得醉醺醺的时候,他们听到电视里的新闻报道前总统的弟弟二审最终只判了三年,多么可笑。

很快,他们商量着下一站去哪里,临走前他们将夫妇两人绑上,嘱咐他们报警的时候就说被劫持了,不然会被当成共犯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然后矮个陪着高个去找他的女朋友春子,池江赫带着扮成女装的闵锡去找老朋友,大哲带着小弟去找负责偷渡的蛇头。

高个发现自己的女朋友已经有了新欢,池江赫将老朋友的赌场洗劫一空,而蛇头告诉大哲必须要1000万才能帮他们。

逃犯挟持人质,向社会和法律讨公道,却依然是死不瞑目:《假日》

与此同时的是其他的逃犯们接连落网,大金牙已经得知了他们的目的地,他们将要去找前总统。

夜晚再次来临,这一次他们闯进了一个单身女人的家里,他们开始发生争吵,争吵后的大家都在地上睡着了。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为您推荐

随礼写名字写在红包后面吗,随礼写名字有什么讲究

随礼写名字写在红包后面吗是很多人都有的疑问,毕竟结婚作为人生中比较重要的事情很多人都会宴请好友,但是对于参与的好友来讲随...

上海地铁可以吃东西吗上海地铁可不可以吃东西

1、上海地铁是不允许吃东西的,根据《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》第十一条,乘客应当自觉保持车站、车厢的文明卫生,不得在列车车...
返回顶部